推荐资讯

开始往自己身上套的顾铮,却是十分满意的点着头

发布时间:2018-05-24 07:50 浏览:
 
    园子外稍微粗壮一点的枝杈上,坐满了塞得满满当当的人群,这些挣扎在温饱线最底层的人群,现在正享受着好心的园主没有去驱赶他们的蹭戏时光。为他们那枯燥的生活,难得的增添了一抹亮。
 
    下了工的雷水金,在伤愈复出的小跟班的陪同下,正摇头晃脑的看着场内的顾铮此时的翻滚腾挪,在看到精彩之处时,还免不了小心的拍着大腿,与周围树杈上的人一同畅快的叫好。
 
    周围的人都是如此,在这般欢乐的海洋中,唯独只有那个叫做顺子的小跟班陷入到了沉思。
 
    台上的这个小生,莫名的就让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战栗之感,仿佛多看一眼,他的恐惧就会增大一分一样。
 
    看看那小生棱角分明的下巴,自带微翘的薄唇,怎么那么像一个人呢?那个把他打得还以为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的,实际上手下留情,只是暂时昏厥的那个狠人顾铮呢?
 
    顺子既然是这么想了,向来都是找老大拿主意的他,他也是这么去问了。
 
    “水金哥,你看看底下那个小生,像不像咱们车行的那个刺头?”
 
    “嗯?我看看,被你这么一说,我怎么心里就突突突直跳呢?”
 
    曾经勇敢的直面顾铮的雷水金,被小跟班说的是越看越心慌,他像是安慰顺子,又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:“应该不是他,那刺头可没台下那两下子,也没人家长的齐整啊。不说他了,不说他了啊!有这本事,谁还去拉黄包车啊。看戏看戏,你那都是错觉。”
 
    嗯,没错,自己的脑震荡还没好完全。
 
    被老大笃定的语气给鼓舞的顺子,兴高采烈的就将刚才的猜疑给抛到了脑后,却没有看到雷水金在听完了他的话之后,看向台上那个正在演出的人的眼神,都带上了几分的怀疑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树叉上的人暂且不表,盛宴终有落幕时,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。
 
    结束了戏的顾铮在后台坐的很是踏实。
 
    今天的顾铮并没有让彩凤过来送饭,一早出门时还特意嘱咐她将院落的房门关好,他可能会晚归。
 
    今晚的顾铮,要让郭言带着他去八大胡同中的吉庆楼中走上一趟,他打算去亲自见见白莲的现况。
 
    在结完了工钱之后,郭言才从顾铮的口中得知了,他昨天答应下来的要带着顾老板所去的地方。
 
    还没等顾铮说出原因呢,郭言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羞赧。
 
    看到了对方如同刚出了壳的毛小鸡一般的作态,顾铮就知道,这还是个没尝过女人味儿的初哥。
 
    “怎么?”顾铮的脸上带着戏谑,一把就搂住了郭言的肩膀:“有难处?没看出来啊,郭大少爷竟然还是个纯情的孩子啊。还是童子之身?是我的过错,我的错过,放心,我去那里也不是为了喝花酒的。我是为了找人。”
 
    听了顾铮的调侃,只听见了童子鸡三字的郭言,立刻就恼羞成怒的反驳了起来:“谁说我童子了啊?我跟你说,小爷我十三岁就开了荤了。我郭少爷是谁?你去四九城里打听打听。”
 
    “就光我爹和我娘给我找的通房丫头,不往多里说,那也是半年一个的往里边添。说我童子鸡,开玩笑呢!”
 
    看着对面脸涨的更红的郭言,顾铮努力的调整了自己面部表情,用认真无比的语气安抚到:“对,你郭少爷最厉害了,我昨儿个要的衣服你给我带来了吗?”
 
    “哦,”被问及到正事的郭言,赶紧就把手边的包袱给递了过来:“早知道顾老板你是要去逛楼子的,我应该拿件更有派头的衣服才是。”
 
    已经打开了包裹,开始往自己身上套的顾铮,却是十分满意的点着头:“不用,我看这件就挺不错,料子挺舒服,最主要的是大小合适的很。”
 
    得到了表扬的郭言有点小得意:“那是,这是我专门照着你的号码去成衣坊里现买的,就你这个头,我的衣服也不合适啊。”
 
    三下两下就套好长衫的顾铮,转头就看了眼比他矮了一个头的郭言,十分赞同的点了一下头:“成了,那咱们抓紧时间,这就出门!”
 
    “那师傅的车子呢?”
 
    “等我办完事,晚上自己过来取一下。”
 
    “得嘞,咱们叫俩辆黄包车?”
 
    “行,你带路。”
 
    作为一个黄包车夫,这还是顾铮第一次坐车呢,好巧不巧的,一出门的两人,就碰上了心里犯嘀咕,打算在东篱园子外边看看情况的雷水金。
 
    趴在后院门口的他,原本想找一个隐蔽的位置,等唱戏的小生出来的时候,看看那人是不是自己车行的顾铮。
 
    谁成想,他要看的正主,好不巧的就叫了他的车。
 
    “车夫!吉庆楼!”
 
   受的了的价格,而有这身价的人,何苦又去做一个黄包车夫呢?
 
    人这心里一踏实了,脚底下自是跑的飞快,让跟在后边的另外一个车夫,在脑中已经把他吊打了五十多遍。
 
    因为表现良好,在抵达了目的地之后,郭少爷还难得的赏了他们俩一人两块铜元,让原本还是满心埋怨的黄包车夫二,转瞬就喜笑颜开了起来。
 
    雷水金正感叹于自己的好运呢,却在他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已经跟随着郭言走进了庆吉班的,那个四门大敞的楼门口的人的时候,对方却像是恶作剧的一般,转头朝着雷金水笑了一下。
 
    就这一下,那种久违的感觉,又再一次的浮现在了雷水金的心头。
 
    我的个妈呀,这到底是不是那个狠人啊,不带这么折磨别人的啊。
 
    得,雷水金就因为这个,一下子又慌了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 
相关阅读